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有一句耳熟能详话叫作: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其实这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应该是:不管风停不停,摔死的一定是猪。

近日,上层充分肯定了区块恋技术的集成应用,并提出加快推动区块恋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春风拂过,区块恋随之沸腾。

当然,在沸腾中翻滚的不光是行业翘楚,也少不了隐藏在行业暗角中的炒币者,不过他们的窃喜似乎太早,君不见,人民日报、新华社等权威媒体已经发声:“应该防止那种利用区块恋发行虚拟币、炒作空气币等行为。”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党报的评论当然意有所指,近一年来一众小交易所陡然蹿红,比如近来争议不断的交易所 BiKi。该交易所于 2018 年 6 月问世,到今年 8 月中,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个交易所竟已然上线各种虚拟币 150 种之多(见其 CEO 李显东在 BiKi 一周年答谢会上的发言),疯狂上币和发币,速率堪比 iC0 盛行时。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这么快的速度,那么多币,其中不乏诸如 HDS、KTN、CPYT 等无实在项目产品、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支撑的“三无”空气币。口说无凭,且看一下 BiKi 的宣发和这些项目的所谓“白皮书”。

HDS 洋洋数千言的“白皮书”并未提及任何一款实质性产品,也没有一字介绍相关的技术团队,只是宣称要提供一个“非中心化的竞猜游戏平台”,“各游戏开发者、厂商可通过框架打包或直接调用 HDS 模块接口,接入自己的产品。”这里有几个关键词,一是“竞猜游戏平台”,所有对博彩有一点了解的人不难明白其中的含义;二是“各游戏开发者、厂商可通过 HDS 模块接口,接入自己的产品”,这明明是用你的产品赚你的钱的把戏。更有甚者,这份白皮书公然明言:“您承认、理解并同意 HDS 可能没有价值,HDS 没有保证或代表价值或流动性。”用大家听得懂的话说就是:我在卖的东东能大涨,但它什么都不是。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我们再来看看 BiKi 四处宣扬的、其线上最耀眼的明星项目 VDS 又是个什么东东——VDS 的“白皮书”关于项目介绍部分是这样说的:“基于区块链技术,以非中心化匿名为设计原则,在分布式节点上构建了一个‘稳私互联网’供所有公众使用。”其项目理念是“VDS 希望通过实现财富自由、言论自由、创新自由、网络自由来建立一个思想自由的共识社会。在 VDS 构建的区块链生态系统中,每个人都可以解放思想,重新获得思想自由。”“我们的思想如繁星闪耀,照耀我们去实现一个自治、XX、自X的社会。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VDS 的正直宣言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这已不是一篇技术的白皮书,而更像是一篇正直宣言,现实的体制和监管限制了他们,让其无法享有言论和思想XX,也不能实现财富自由,所以他们要用隐匿的、非中心化的 VDS,搭乘它能让他们能往“未来的伊甸园”,在那里,“没有中心化的束缚,只有前所未有的自由。”除此之外,这份“白皮书”还展示了一个神秘主义色彩浓厚的 Logo。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看不懂,这就对了。特定的、神秘的、带有宗教色彩的图腾,往往在传递着某种正直哲学信息,如……。正直理念是一回事,赚钱却是这些人在兹念兹的事,其手法就是让人将实实在在的比特存到 VDS 的钱包里,换来没有实际估价、没有实体支撑的 VDS 币,并美其名曰“共振”。BiKi 交易所上类似的“三无”币还不止上述,还有 NAUC、CHGB、LXT ……等等,不胜枚举。还有,于 11 月 1 日首发上线 BiKi 交易所的 ACG。官方声称 ACG 流通 20 亿枚。小编查询了该币合约,发现该合约 2019 年 10 月 28 日刚创建成功,币持有地址是 1。也就是说在 BiKi交易所 10 月 23 日发布上线公告的时候,该项目还没有币合约**,啥也没有,发行总量和流通数量根本是无稽之谈。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ACG 币合约:https://cn.etherscan.com/token/0xa485cc81ebb1848f0e508e0f1d9871c8b1df2413更可笑的是,ACG 团队白皮书至今仍是空白,项目方说 12 月 25 日才会公开。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顺藤摸瓜,继续搜索,小编发现这个 ACG 其实是一个已崩盘跑路的“内盘”。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首发”BiKi 的ACG 公告**

基于瑞波网络公链的 ACG 在上线 BiKi 的前 3 天,竟然发布了一个基于以太网络的币。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跑路资金盘ACGCOIN**

自称全球首个创始挖矿的跨镜支付货币**

这个卖“原始矿机的 ACG”与 BiKi“首发”的 ACG 从项目名字、介绍、用途、内盘、挖矿、发行总量、币分配比例基本一致。只是资金盘 ACG 盘子已崩 APP 已无法下载。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行文至此,人们不免好奇,BiKi 到底是何方神圣,如何能在国家三令五申下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BiKi 自称,是在新加坡注册的虚拟币交易所,其在国内的实体公司为: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地址为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三街嘉华大厦。以下是天眼查上显示的信息: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BiKi 公开的现任团队管理层构成:法定代表人:李秋,女,1989 年出生于贵州,无其他信息;CEO 李显东,不占任何股份,原“SeeFund”创始人;CMO 姜晓玉,原“火币”员工后加入“节点资本”,曾任“贝壳公关”总裁;运营副总裁敬雄菲(Jem),原“bitget”员工;资产端总经理六苏,原“火星财经”员工;社区用户运营负责人岳桂祥;商务副总裁唐诗,来自自媒体;商务副总裁姜贝贝,原“数字货币趋势狂人”团队商务;由此不难看出,BiKi的管理团队主要由商务、运营和公关组成,但没有自己的技术团队**,技术全部外包。用他们自已的话说,“ChainUP 是 BiKi 的技术提供方”。下图是 BiKi 自发的宣传稿。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也就是说,BiKi 与币圈几大头部交易所不同,那些交易所在进行数字资产交易的同时,也着力于区块恋底层技术的开发和研究,如火币、OK 等还设立了区块恋研究院,像比特大陆、嘉楠耘智这样的矿机公司,在生产矿机的同时也在进行心片的研发。这些大交易所和矿机公司一般都拥有规模可观的技术团队,如嘉楠耘智的研发团队达到 94 人,占其员工总数的 40%。

现在回过头来看 BiKi,从它自已公布的材料上看,它的技术是外包出去的,在国内的技术团队是零,一众管理者做的都是“拉人、建群、喊单”的活。可以说,以它目前的运作方式,BiKi 与区块恋沾不上边。**BiKi 对外宣称流量 10W+实际质量辣眼睛,自称 200 万注册用户、日活 10 万+、数千合伙人、十万社群活跃用户,2019 年的交易所黑马。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据小编的不完全统计,BiKi 电报群目前有 5048 人;BiKi 交易所社区交流 QQ 群 486 人。跟项目方合建的群人数倒是挺多,比如 ACL 的 QQ 群有 1571 人;微信的 BiKi 交流群小编看到 34 群,不知道他们从几群开始建的,以每群 400 人计,估算下来微信交流群大概有 14000 人;BiKi 合伙人群现查到 2 个,主群 419 人、另一群 495 人,计 914 人;常识告诉我们,交易所的电报群应该是所有群中最庞大的,BiKi 的电报群现有 5048 人。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假如 BiKi 自有粉丝无僵尸且不重叠,大概是 20448 人;如果算上项目方的,会更多。以上应该就是 BiKi 管理团队的主要工作业绩。根据我国《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和第七条的相关规定,传销活动从形式上看具有以下两大特征:第一,传销的欺诈属性决定了其实际上不提供真实的产品或服务,或者提供价高质劣甚至假冒伪劣的产品或服务,其经营活动主要靠拉人头发展下线,通过收取各种名目的“入门费”来实现盈利而非商品的销售。第二,传销的层级性组织结构必然呈现出金字塔型,传销活动的一大特征即是多层级的上下线模型,因不存在真实产品的销售,传销人员通过不断发展下线获取收益,致使越下级人数几何倍数增长,受害人人数众多。BiKi 的拉人、建群和喊单模式像极了或者说神似国家一再的禁止的传销,有在 BiKi 上的受损者对锐思财经说:“实际上他们就是变相传销”。集合了欲望、贪婪,用空洞的许诺拼凑起来的群质量又会如何 ? 人们不妨打开两个一探究竟。这些必须购买BiKi平台币才能进入的“BiKi 合伙人群”内充斥着广告: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而 BiKi给项目方拉的社群就更加不堪入目了——

老公的新式避孕方法,让我好羞射!女子被强 257 次,只因太漂亮?30 岁处女被…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查看群成员,叫“放肆”的有 38 个,叫“小可爱”的有 13 个,连头像都一模一样——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38 个“放肆”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13 个“小可爱”

这种社群拉人头刷广告的方式该怎样形容呢?藏匿在暗角里的东西还真见不得光。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BiKi 的迅速爆红几近疯狂,让人瞠目,这不禁让人想起那句名言,“天欲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疯狂的喊单,疯狂的敛财,加上无所顾忌的违规更是几近疯狂,为了攫取利润和金钱,可以不择手段,可以冒天下之大不违而面不变色心不跳。大家不妨再看看 BiKi 的收割手段。

上线 BiKi 项目的 K 线图(只看首发 BiKi 的),开盘即最高点,割一把就跑。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开盘即币价最高点、交易量最高点,然后滑梯式下跌,交易量萎靡。这种走势让接盘侠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币圈有个“老江湖”叫玉红,而且也是曾经的一把 “快刀”,但就这样地个收割老手,上了 BiKi 照扒了个一干二净,急了的玉红连自嘲带骂人:“我们今年花钱上了 BiKi,交易量几乎没有,我自己也挺傻逼的。”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玉红自称上 BiKi“傻逼”

收割韭菜是 BiKi 一般的行为方式,但并非其作为的所有。BiKi 的运作方式决定了其与项目方、合伙人矛盾的必然性。如果真如玉红所言,BiKi 的流量虚假且不足,项目方在 BiKi 上筹钱的初衷便无法达成。BiKi 的运作基础部分在于社群的组建,所以很多在 BiKi 上线的项目方都自带社群,现在问题来了,项目方在 BiKi 上线因无流量而未筹到钱,而自带的社群却被 BiKi 拐走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项目方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可不是一般人求得出来的。割了韭菜再割项目方是 BiKi 的常态和惯常运作模式,其日前与 CWT 互撕也就不足为奇了。令人称奇的是B iKi 的这一切都是在国家不断加强监管的情况下做的,足见其钻政策缝隙的身手极为灵活,只是长时间游走在政策边缘会不会寝食不宁,心狠手辣地割韭菜、割项目方会不会良心不安?这就难为外人所知晓了。近日 BiKi 好像感知到了什么,忙不迭地下架了一批山寨币 :**

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

有位网友如是说,这是 BiKi 吃干抹净后吐出来的骨头渣呀。回到文章开头,春风拂过,区块链大热,大家期盼已久的正规军即将入场。面对如此情势,一位网友在朋友圈发文说:“历史告诉我们,正规军进山,第一件事就是剿匪”。佛渡不了的BiKi 我来超度这话说得好,区块链大发展与加强监管并行不悖,那些在藏身于暗角,习惯穿行于政策缝隙间的 BiKi 们要小心了。

原创文章,作者:区块链315专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lock315.com/2019/11/21/fudubuliaodebikiwolaichaodu/

联系我们

邮件:bitebijiage@gmail.com